一家公立医院“阵痛”中待改制
&nbsp中山市陈星海医院即将进行股份制改制。改制由中山市小榄镇镇属全资集体企业――中山市菊城医疗投资有限公司,以陈星海医院的新楼及资产、职工以有限合伙方式、港资以现金出资方式,共同出资8亿元成立新公司,在原医院基础上进行混合所有制改制。 &nbsp日前,这家二级公立医院的上千名员工做出了一次集体的职业选择:逾86%的员工选择继续留院工作,且他们当中的大多数认购了新公司股份。然而,也有不少人认为,医院改制固然好,但是成效仍待检验。 &nbsp在中山,陈星海医院的股份制改制尚属较早尝试。但就全省全国范围看,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案例并不在少数,以佛山市禅城中心医院(下称禅医)的改制最为成功,亦是本次陈星海医院参照的改制范本。自2010年后,我国陆续推出多项政策鼓励社会办医、合作办医,以打通多元化的医疗服务供给渠道。在政策的指挥棒作用下,社会资本渐渐参与到公立医院改制中。然而,就其范围来说,全国的公立医院股权改制仍处在探索阶段,且以二级及以下的医疗机构居多,仍未形成潮流。 公立医院改制犹如孕育新生命,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从认购意向、并购风险测评、到融资、安置、重新组织管理架构……此刻,陈星海医院如同经历分娩的阵痛,人们也期待着一个新希望的降临。 选择 保留“铁饭碗”还是改变身份? &nbsp11月11日,中山市陈星海医院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了安置方案,意味着该院股份制改制正式进入执行阶段。当天,院方通知全院职工:3日之内,所有人需将自己的职工安置方案选择确认表交回给医院,且该选择不可撤销、更改。 &nbsp从现已公开的安置方案二稿可见,中山市陈星海医院目前有在编职工553人,合同制职工518人,共计1071人,尤以在编职工受改制影响最大。一位医院职工透露,截至目前,共有近百名员工选择离院保编,占全部在编员工近六分之一。 &nbsp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院方宣布改制以来,医院职工便常常对此展开讨论,大家从改制原因说到安置方案乃至未来发展,多数职工对于医院改制怀着复杂的心情。医师小悦(化名)最终选择留院:“其实,我本人是支持改制的。此前,医院采取收支两条线的运营方式,大家干多干少都差不多,一些员工表现确实不够积极。我们担忧的只是安置方案,从中感受不到医院留人的诚意。”小悦坦言,面对医院的转型,他的心中五味杂陈。 &nbsp根据安置方案二稿,员工们要在保留医院编制与领取一次性经济补偿金之间做出选择,且保编职工将被统一分流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相比现在的二级医院降了一个级别;此外,员工还面临在享受公立医院编制退休金待遇与领取一次性补偿金之间的选择。院方负责人表示,本次改制医院将秉承“保证职工合法利益不受损”,和“保障职工原有待遇不下降”的原则,尽力使全院平稳度过改制期。 &nbsp然而,一名选择保编的员工告诉记者,此前,大家就注意到分流安置的岗位选择有限。“对于年轻医生来说,到社区工作的晋升机会显然不如现在多。”据这名在医院工作十几年的员工透露,至于经济补偿金,主要按每满一年工龄补偿一个月工资的金额为标准,工资标准则依照转制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核算。于他而言,最终可获得相当于其一年半工资的补偿金,约十万余元。 &nbsp在公立医院改制中出现的利益天平,主要缘于不同体制机制间的利弊,医疗投资集团能否在员工失去医院编制的情况下,给予他们不同形式的优惠补偿,事关先期改制的成败。此外,对于职工利益的保护也不能停留在一时的岗位安置与补偿金发放上,公立医院改制的实质是医疗资源的再分配,其核心资源是人才。看着身边一些同事选择离院保编,小悦认为,要看医院能否留住人才。 &nbsp一名陈星海医院的护士吐露心声:“作为医院的老员工,我很愿意看到医院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但也希望自己能得到妥善安置。毕竟,对于中年人来说,再到外面求职很难。”由此看来,如何在改制中防止人才流失,或许是当下陈星海医院面临的关键问题。根据院方最新消息,截至目前,在该院全部员工中,已有86%以上员工选择留院,其中,中层和骨干员工占比达92%。 出路 盼引入社会资本纾困后轻装上阵 &nbsp在公立医院改制问题上,面临艰难抉择的不单是医院职工。事实上,直接推动陈星海医院实行股份制改制的,正是近年来医院在经营方面承受的压力。 &nbsp中山市陈星海医院建于1982年,由香港榄镇同乡会首席会长陈星海捐资创办。2013年12月,医院扩建后正式迁至如今的新址办公。正是由于在此次扩建中投入过大,使得医院运营成本激增。引入社会资本进行股份制改制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医院的经营压力,让医院再次“轻装上阵”。 &nbsp从陈星海医院股份制改制结构来看,中山市小榄镇镇属全资集体企业――中山市菊城医疗投资有限公司占20%股权;港资占70%股权;在编职工以有限合伙方式占10%股权。该院负责人称,这充分顺应了国家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医疗服务的趋势。 &nbsp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提供医疗服务是我国的医改探索之一。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原发改委、卫生部等部门《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明确提出,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积极稳妥地把部分公立医院转制为非公立医疗机构,适度降低公立医院的比重,促进公立医院合理布局,形成多元化办医格局。在政策的鼓励下,华润医疗、复星集团、中信医疗等一批大型医疗投资集团纷纷将目光看向公立医院改制,与部分渴望引入社会资本的公立医疗机构一拍即合。 &nbsp相关人士表示,在广东省已完成改制的公立医院中,以佛山市禅城中心医院的改制最为成功,亦是本次陈星海医院参照的改制范本。早在2004年9月,禅医便完成了股份制改制,彼时,该院只是一家400多人的镇街医院。此后,尤其在2013年,禅医加入复星集团后,整体发展势头迅猛,年门诊量与营业额增速明显。2013年,该院已有职工1300余人,年门诊量近200万人。与此同时,禅医连续多年在省卫健委发布的综合医院群众满意度榜单上位列前三。 &nbsp这样的成功案例给予陈星海医院管理层很大信心,该院负责人称,社会资本参与兴办医疗机构有利于扩大医疗资源覆盖面,满足市民多层次的医疗服务需求;同时,通过引入市场竞争机制,还可以进一步提高服务效率,完善服务质量。 “此前,医院在绩效考核方面的激励机制不足,考核标准制定的不够精细,改制后,医院将引入基于RBRVS(译作:“以资源为基础的相对价值比率”)的绩效管理方案。”该负责人介绍,RBRVS绩效管理更为科学,能充分体现医生高风险、高强度的工作性质,对于难度系数高的手术也会在绩效方面有所体现;同时,该管理方法对推动降低耗材,鼓励科室管控成本,奖励技术创新均有助益。 展望 改制成效受多重因素影响 “我认为改制固然好,但是成效仍待检验。在员工的福利待遇上,也取决于医院未来的发展,医院发展好,员工才能有好的福利。”小悦说。正如部分医院员工所担心的,改制之路漫漫,未来还要一步步扎实地走,谁也无法准确预期。 &nbsp虽说陈星海医院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然而毕竟,禅医的成功也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只能借鉴学习无法直接照搬。首先,禅医起步较早,医院由内到外的改制意愿也较为强烈,早在被复星集团并购前,禅医已经成功完成股改并在后来的几年里进行了自上而下的改革;其次,禅医享受了政策红利,给予了医院改制很大的便利性和灵活度。 &nbsp禅医院长谢大志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医改应该是让市场的无形之手,来实现医疗资源的合理分布。引入市场机制,也意味着医院能够多一些选择的机会。“实行改制后,陈星海医院将获得更多药品采购渠道,同时,医院还将拥有部分医疗服务的自主定价权。”该院负责人透露,此前,由于医院的公立属性,对于一些未被物价局定价的产品和服务不便推广,如药膳等却是能面向所有群体提供的大众服务。今后,医院将有更多自主经营权,为有着不同需求的人们提供丰富多元的服务项目,从而也为医院开拓更多的经营渠道。 &nbsp谢大志在总结禅医改制成功经验时认为,打造特色专科和品牌,是禅医改制成功的重要原因。事实上,每一个城市的医疗生态、每一家医疗机构的环境、不同的投资集团和变化中的政策背景等因素,共同构成了复杂多样的“改制土壤”。 &nbsp借助香港方面的医疗资源,此前,该院经常组织医务人员到香港进修,“在每年的学习中,我们看到了香港国际化的医疗水平,希望通过引进其先进的管理模式,提高医院服务水平。”陈星海医院负责人认为,缓解经营压力仅是一方面,对标先进运营团队以优化医院管理才是改制的初衷。该负责人同时透露,香港陈星海医疗投资集团与香港医疗界来往密切,新公司将与香港综合肿瘤中心、香港港安医院肿瘤中心、香港专科护理学院等多所香港医疗机构开展合作。 &nbsp中山市小榄镇卫计局局长郭淑霞认为,陈星海医院的改制工作符合粤港澳大湾区医疗合作发展方向,积极与港方合作,通过引入其优质的医疗管理团队,未来,陈星海医院能够服务粤港两地人士。 &nbsp这是陈星海医院的尝试,也是中山医疗界的尝试。随着大多数员工已认购新公司股权,从此,医院的发展也将与员工的福祉密切相关,所有的利益攸关方终于坐在了同一艘船上,大家共同期待着,它能驶向一个美好的未来。 &nbsp南方日报记者 郎慧 李秀婷 李晓莉 &nbsp策划统筹:吴帆 邵一弘